返回第两百八十三节 民间疾苦(1/2)  这个异界需要革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又有一首:“一碗粥,冷冰冰;一双筷,水淋淋;一盆菜,三两根。‘弗关得我娘舅事,尽是舅母搅家精!’”

    像是外甥寄居舅舅家,时间长了舅母不高兴,招待不周。

    再有一首:“娘亲怀我十个月,个个月里要担心。生男多欢喜,生女闷沉沉。娘啊!生男生女一样生,为啥格爷娘要两样心?”

    这是女儿抱怨重男轻女的。这种歌谣,是入不了正经典籍的,女子敢抱怨父母,那是绝对的大逆不道。

    一首首读下来,虽然情感朴素,都是些琐碎故事,你怨我,我恨你,鸡毛蒜皮的小事。刘知易却从中看出了“内卷”两个字,民间生存压力已经很大了。为了几口吃食,矛盾重重,生女儿已经变成沉重的负担。

    沉重的看了上百首后,终于翻到了俏皮点的。

    “牡丹开放在庭前,才子佳人笑并肩。‘姐姐呀,我今想去年牡丹开的盛,那晓得今年又茂鲜!’‘冤家呀,你道是牡丹色好奴容好?奴貌鲜来花色鲜?’郎听得,笑哈哈,‘此花比你容颜鲜!’佳人听,变容颜,二目睁睁看少年,‘既然花好奴容丑,从今请去伴花眠;再到奴床跪床前!’”

    看完,刘知易不由笑了出来。原来问男人“我好看花好看”这死亡问题,哪个世界都有啊。男人回答说花好,女人马上生气,“花好跟花睡去,敢到老娘床前,让你跪着。”

    接着又看到一首和谐的:“丈母娘看见女婿来,勤勤恳恳剥豆瓣,银鱼调肉炒豆瓣。好酱油,滚鸡蛋;黄花鱼,白米饭;好吃来,好吃来,吃的女婿心花开。”

    丈母娘爱女婿。

    还有一些特别的。

    “妹相思,妹有真心弟也知。蜘蛛结网三江口,水推不断是真丝。”

    反应男女相爱,女子大胆示爱的歌谣,看着像是山歌。祭酒游历之广,让人叹为观止。

    刘知易真的挑灯看了一夜,第二天早饭时候,去官厨打了些饭食,送到祭酒处。

    在门外等到祭酒起来,送上早饭,祭酒一点不客气,边吃边问。

    “学的如何?”

    刘知易叹道:“先生。国事可忧啊。”

    祭酒笑道:“何以见得?”

    刘知易问道:“先生。十一月里水仙开,官粮私债逼拢来,长条好田无人要,卖男卖女陪勿来。民间真到了卖儿卖女的地步了?”

    祭酒吃不下去了,放下手里的筷子。

    反问:“你以为大户人家里那么多奴仆是从哪里来的?整个夏京,有几户养的起蛮女?”

    南蛮蛮女有名,但价格很贵。这个国家已经沦落到自己国人的身价还比不过蛮族女子?

    刘知易又道:“府兵老将,对对成亲。战鼓一响,丢落刀枪。金钱姑娘,动手先抢。兵制败坏到如此程度了吗?”

    祭酒叹道:“不然你以为朝廷为何要废府兵?”

    府兵制基本废除了,可各地原本有府兵镇压的地方,就空虚了。许多地方的乱象,就是因为缺少军队维护,军队一走,法律无声。

    这种情况下,如果外地入侵,后果不堪设想。

    刘知易不敢问了,昨夜看到的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