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五十五章 维内托想要什么(1/2)  镇守府求生指北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维内托听到了推门声,靠近的脚步声,即便如此没有回头。

    苏夏走到维内托身边,视线落在维内托的身上下意识做比较,维内托还没有到他的肩膀高,个子真的有些小,作为对比狮、圣乔治等等人的身高让他感觉压力山大,这还是她们没有穿高跟鞋的情况,随后感觉自己的行为有些不礼貌。

    “维内托看什么呢?”苏夏顺着维内托的视线往落地窗外面看,只能看到高大的细叶榕,茂盛的树冠下面安静的长椅,修剪整齐、美观的灌木绿墙,路灯下飞舞着无数蚊虫,儿童自行车停在路灯下面。

    “没什么。”维内托收回视线说,没有提让苏夏离开的事情。

    说到底就算大家误会她通过殴打机灵博取同情心劝退其他人好了,只要能够拿下提督就是胜利。说来说去英王乔治五世、威尔士亲王,衣阿华、密苏里、威斯康星……她们为了提督姐妹阎墙又光荣了?还不如她呢。

    “今晚发现这个机灵真的能搞事啊。”苏夏说,“真的难为维内托了。”

    维内托轻轻捶了捶额头不愿意说话。机灵真的让人感觉难缠、麻烦。

    苏夏笑着提议:“抓起来打一顿吧。”

    “早就打过了。”维内托说,“老实两三天又故态复萌。”

    “那就每隔两三天打一顿。”苏夏笑道,他想到以前在网络上面看到的一张图片很适合机灵——捂着脸的小女孩配字,大姐头已经三天没有打我了。

    无缘无故打机灵现实吗?维内托摇了摇头,当然她也知道提督在开玩笑。

    “我要她明天自己去找伦敦报告了,做伦敦的料理试吃员,不知道能够让她老实几天。”苏夏觉得可以让机灵好好老实一段时间不调皮,伦敦的料理可不知道什么叫做手下留情,“一整天正事不做就知道惹是生非,要不是给维内托添乱,要不是欺负妹妹。”

    苏夏东张西望,维内托的房间以黑和红作为主色调,装修低调奢华,单人沙发背对着落地窗,想象维内托翘着二郎腿斜坐在单人沙发上面,背后高大的落地窗电闪雷鸣,这个装修完美符合黑帮大姐头的形象。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机灵整天给维内托捣乱,给苏联捣乱吗?”苏夏走到维内托的床边坐下,维内托的床铺真柔软。

    苏夏印象中机灵作为苏系总是和意呆利萝莉在一起,然后就她一个大人,其他人都是萝莉,俨然孩子王,最多就是遇到苏联喊一声大姐头,从来没有看过她在苏联的面前调皮捣蛋。

    “不敢。”维内托说,“她遇到苏联都是躲起来的,哪里敢给苏联捣乱。”

    “苏联让她做什么事情,一点折扣也不敢打。”维内托说,说到这里有点气,机灵在苏联面前就是一个老实的小妹,不管什么事情尽心尽力办得妥妥当当,证明她有能力做事情的,但是轮到她就不行了,保准拉胯。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苏夏好奇问。

    维内托想了想说:“因为苏联会抓她喝酒,不喝醉不准备走,喝醉也不准走。”

    苏夏对那一帮苏系心有余悸,就算是他遇到她们也是躲开的,拿酒当水喝伤不起。机灵现在是苏系,但是底子还是卡米契亚,好像长春始终是个小毛妹。

    “你知道她为什么不敢在苏联面前调皮……你也可以灌她酒啊。”苏夏说,“以后就不敢给你添乱了。”

    “我不喝酒。”维内托说,“只喝咖啡,或者茶也可以,提神醒脑。”

    经常好长时间实验,事实已经证明不管木瓜牛奶还是花生猪脚都没有用。

    “主要还是,”维内托顿了顿说,“苏联性格大大咧咧,不管你怎么捣乱她也不在意,甚至会陪着你捣乱。而且她不像是我那么多可以吐槽的地方,作为姐姐还没有妹妹高,作为战列舰身高还没有一米五,战列驱逐舰。”

    苏夏抬起头:“镇守府顶尖的战列舰,谁敢说战列驱逐舰?”

    维内托斜着眼睛看苏夏,什么意思不言而喻,意思是你就是那个人。

    “我可没有说过维内托战列驱逐舰……”苏夏说着有些迟疑了,实在没有自信啊,南达科它自从改造后性格大变变得成熟稳重起来,一个镇守府政治正确消失了,无论如何黑胡德塞猫、黑维内托始终存在,没少黑,“应该没有吧。”

    维内托没有发怒,累觉无爱了,说道:“就算是这样,矮是不争的事实。”

    “不是矮。”苏夏说,“是身材娇小可爱。”他现在可会说话了。

    “我就问提督矮不矮。”维内托可没有那么好对付,哄哄就高兴了。

    苏夏实在说不出那么违心赞美的话,也没有意义,不过直接说还是开不了口:“只能说没有那么高。”

    维内托笑了笑。

    “维内托很在意身高吗?”苏夏站起来了,走到房门边往走廊外面看,不知道为什么想要看看罗马有没有躲在外面偷听他们对话。没有,走廊里空无一人,罗马在客厅里面老老实实看电视。

    “肯定有些在意。”维内托回答。

    “怎么说……大家黑维内托也是因为喜欢维内托吧,不然也不会黑。”苏夏想到联合力量,那是个和维内托身材差不多的战列舰,相比维内托没有那么显眼也就没有人黑,“想一想就算喜欢也不能黑吧。”

    “无所谓啦。”维内托摆了摆手说,“不要当着我说就好了,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气,我的381炮可不是吃素的。”想想381嗑药炮也是她的黑点之一。

    “很有气势。”苏夏笑。

    “我听说提督最近一直致力开导大家,帮助大家解决烦心事,让这个港区充满大家的欢笑声,已经帮助了很多人了。好像伦敦啊,还有肯特。”维内托突然问,镇守府什么都不缺,唯一能够困扰大家只有心理方面的问题了。

    苏夏回答:“差不多。”

    “现在准备开导我?”维内托看着苏夏歪了歪头,漂亮的白发从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