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五十七章 狭路相逢(1/2)  镇守府求生指北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和面对维内托时的态度截然不同,面对苏联的机灵十分老实、诚恳。

    “什么,你刚刚说什么。”苏联放下伏特加看着突然闯进广播室的机灵。她们刚刚一边放声《喀秋莎》《红军最强大》一边喝酒呢,完全没有听清楚突然跑过来的机灵说了什么。

    机灵刚刚准备开口,只见苏联拿起一瓶伏特加塞到她的手里。

    在苏系没有小孩子不能喝酒的说法,只有喝酒要从小孩子抓起的说法。

    苏联打了一个酒嗝,拍拍不算丰满的胸口,当然比起维内托来说规模可观,说道:“发生什么事了,什么不行,不能再那么继续下去了……机灵不要着急,慢慢说,先喝一口酒压压惊。”

    机灵拿着手里的酒瓶,她现在是苏系,底子还是那个卡米契亚,真的喝不了酒,突然感觉有些后悔跑到这里来,现在想想报复心没有必要那么强吧。

    “不,不行,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机灵皱了皱鼻子,满房间的酒味让她感觉有些受不了,她肯定打火机一点就可以把整个房间点着了,故作焦急趁机放下酒瓶说,“大姐头不知道吗。”

    “什么不知道吗……”苏联不明所以,拿起伏特加灌了一口。

    “就是提督昨天晚上在维内托那里留宿的。”机灵又想到这天经历的事情,仇恨之火在熊熊燃烧。提督,是你先动手的。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然后呢。”苏联摸了摸头发问,“哪又怎么样。”

    “提督在美系留宿过了,英系也留宿过了……镇守府八大世家里面就剩下我们一家从来没有提督光临了。”机灵说,“我作为苏系一员出门都不好意思,因为我们苏系太落后了……大姐头你不知道,有人对我们嘘声,说应该把我们剔出八大世家之列。”

    “谁?”苏联问,“谁敢对我们苏系嘘声?”

    机灵张了张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首先不能冤枉好人,妹妹算是例外,问题这次不便让她背黑锅,不然承认她刚刚说的那一切都是胡编乱造吗,耍赖道:“反正有人就是了。”

    “大姐头你能忍吗?”机灵对着苏联攥紧拳头,“反正我不能忍。”

    “我不明白那有什么大不了的。”苏联摆摆手满不在乎说。

    喝酒,继续喝酒。

    机灵看得出来,苏联不是嘴硬,而是真的满不在乎,一时语塞。

    苏联大姐头的性格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说得难听一些就是,就算天塌下来,只要不影响她喝酒就好了。所以说酒这种东西到底哪里好喝了,完全没有办法理解。想到这里的机灵下意识抱起双手。

    机灵想了好久,她决定换一种方法,说道:“大姐头想和提督喝酒吗?”

    苏联安静了片刻,说道:“想。”

    看起来找到办法了。

    机灵拍了拍手,两手一摊,说道:“那不就得了。”

    “得了什么。”苏联问。

    “提督天天陪大家玩,但是从来不陪我们苏系喝酒是不是不公平。”机灵举起手,“抗议,我们抗议提督厚此薄彼。”提督最怕的人里面就是苏联大姐头吧。而且讨厌喝酒。

    “提督不喜欢喝酒。”苏联说,就算是她也知道一点的。

    机灵下意识咬了咬手指,她有的是办法:“现在不喜欢喝酒,不代表以后不喜欢喝酒……大姐头你说的,酒可是好东西。那么不喜欢的原因肯定是因为不会喝。然后,想要会喝必须要多喝……今天晚上就邀请提督喝酒,教会他怎么喝酒。”

    苏联想了想点点头:“机灵说得有点道理。”

    这里是报社的广播站,而基洛夫报社的记者和编辑,同时喜欢喝酒,她自然不会错过了。她就坐在苏联的对面,自从苏夏道歉后,她现在对苏夏已经没有什么怨念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算是旁观者,一听就听出机灵打算搞事。

    基洛夫看着机灵笑,笑得机灵有点慌,斜靠在椅背上面说道:“机灵好像也不喜欢喝酒吧,不喜欢喝酒的原因是不是就是因为不会喝,只要会喝了肯定喜欢。想要会喝就要多喝……来,让我们干了这一瓶伏特加。”

    “对啊……只要多喝学会喝酒就好了。”苏联恍然大悟一把抓住机灵的手腕,“机灵今天不许跑……作为苏系不会喝酒可不行。伏特加喝不惯,威士忌也可以,还是机灵想喝生命之水?”

    “机灵会玩啊。”苏联朝着机灵摇手指。

    机灵她想跑,她可不想把自己搭进去:“不行……我现在肚子痛,喝不了酒。”

    “为什么肚子痛。”苏联问,作为舰娘几乎不会生病。

    “刚刚吃了伦敦的料理。”机灵卖惨说。

    “吃了伦敦的料理还能活蹦乱跳?”基洛夫提出质疑。

    “就是。”苏联连连点头,“没问题,吃了伦敦的料理再喝酒算是洗胃了。”

    机灵欲哭无泪,这下真的后悔了。冤冤相报何时了。

    与此同时,在好好“欺负”了时雨一番后的苏夏离开了,说到底不管再怎么喜欢那个摸鱼萝莉时雨,也不能因为一棵树放弃一片茂盛的大森林吧。

    萤火虫和信赖配合着扫地。

    奥班农抱着扫把蹲在花圃边赏花。她也在摸鱼,摸鱼是最快乐的事情。

    黑潮拿着扫把练习棍法,说是捣乱比扫地更妥当一些。

    白露是真的在认真扫地,扫好一堆落叶用撮箕装好倒进垃圾桶里面。可以想象她在忙完自己的工作之后,肯定会去找时雨帮她一起扫地。因为时雨摸鱼好半天扫不干净一片地区,可能还会为此说教时雨一番。

    走上台阶路来到体育馆前面的苏夏看到了,顶着两个半圆形熊耳朵一样舰装的金发萝莉坐在树下的长椅上面休息。

    “我看到了。”苏夏说,“斯佩在偷懒。”

    斯佩,斯佩伯爵海军上将号,德意志级战列巡洋舰三号舰,或者说德意志级装甲舰三号舰

    德意志级装甲舰相当特别,首次出现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