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五十八章 搅浑水(1/2)  镇守府求生指北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偌大的镇守府当中,苏夏不怕列克星敦,也不怕密苏里,大不了一晚上十次那又如何,无非就是第二天下不了床,唯独害怕苏联。实在是她那一次扒拉他的裤子,追着他到处跑的经历太让人印象深刻了,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眼看苏联堵在前面的苏夏下意识左顾右盼寻找退路,退路有不少,但是想想作为男人哪有遇到女孩子逃跑的道理,问道:“苏联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提督和谁约好了一起吃饭吗?”作为维内托的表亲,外号之一维内托斯基的苏联个子不高活脱脱少女,此时仰起头看着苏夏问。

    苏夏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没有。”

    “那你现在有了。”苏联说。

    “呃……”苏夏想要拒绝,不知道怎么拒绝。

    不是他讨厌苏联,而不是他不敢陪她吃晚餐。食堂只有啤酒和果酒,但是苏系会自己携带酒水,然后打火机点不着的酒还不算酒,根本就是饮料。刚好他还属于不会喝酒那一种,低度的啤酒、清酒、红酒什么的没关系,白酒真的没办法。

    “提督我们走吧。”

    苏联根本不管苏夏态度如何,说着一把手抓住苏夏的手腕扯着他往取餐区的角落走,那里是一众苏系的地盘。总算这些苏系还知道分寸,知道躲在角落里面喝酒,争取不打扰其他人。当然你不小心闯入就是你的事情了。某次程度上来说,那是算是食堂的禁区了。

    苏联看起来柔柔弱弱,其实力量超大,如若不然当初也没有办法扒拉下苏夏的裤子,苏夏被她这么一拉不由自主跟着走。这不是手上还拿着餐盘吗,不要不小心摔倒了,只能说道:“不要拉我,我自己走。”

    基洛夫托着腮帮子看着苏夏跟着苏联走过来,当苏夏经过她时,小声提醒道:“机灵下午来找过苏联。”言尽于此,听得懂就听,听不懂她也不准备多做解释。

    苏夏听到基洛夫的话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基洛夫特意说机灵下午找过苏联是什么意思。想想今天早上把机灵推荐给伦敦当试吃员……机灵肯定怀恨在心,接着找苏联帮她找场子?

    不等他想明白,他看到了,苏联走到角落一张空无一人的空餐桌旁边,那一张空餐桌上面放着好多酒码得整整齐齐。他现在认得不少酒了,可以肯定那些全部是高度烈酒。

    不管机灵找苏联说了什么,苏联想要他陪着她一起喝酒是肯定的。

    那么现在怎么办,直接跑路吗?

    苏夏东张西望思索对策,正在这时脑海中一道电光闪过,他想到主意了。

    苏夏磨磨蹭蹭。苏联走得快,先一步走到空餐桌旁边,放下手里面的餐盘,等着苏夏姗姗来迟,拍拍手,手指在空中围绕着那些酒画了一个圆圈,邀功道:“提督你看,我为你准备的。”

    苏夏看着那些酒欲言又止,说道:“我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苏联大大咧咧摆手。

    “就我们那么两个人喝吗?”苏夏问,眼角的余光看到坐在附近喝酒的女子,他早就相中了那个女子,“两个人喝没劲,多几个人喝才有意思、热闹啊。”

    苏夏望向那个穿着白色衬衣搭配黑色长裤,发梢红色的白色中长发的御姐,说道:“斯大林格勒,斯大林格勒同志你怎么一个人在那里喝酒……过来,我们一起喝。”

    斯大林格勒,斯大林格勒级战列巡洋舰一号舰,开发代号为82型重巡洋舰。该级的角色定位系为突破英国皇家海军高速巡洋舰队的封锁而设计,故在开发过程中十分注重本级舰的吨位、航速与火力。

    历史上从未真正完工,其设计过程坎坷,建造过程艰难,最后被作为靶舰击沉结束了一生。

    游戏里面的斯大林格勒虽然没有改造,但是数据面板优秀,还有相当不错的技能,老实说没什么影响了,主要还是作为战列巡洋舰没有那么大竞争,还是可以一用,偶尔拥有出击的机会。

    游戏立绘相当出色,尤其是大破立绘那个胸部、那双腿没有人可以拒绝。反正苏夏不行,如此获得斯大林格勒之后立刻秘书舰、演习、誓约之戒等等一条龙安排上了。

    镇守府有许多潜规则,其中一条就是谁也不能随便打扰其他人和提督的两人时间。当然那些孩子不算数可以随便欺负。如此一来眼看提督和苏联准备喝酒,不管心里再怎么想参入其中,斯大林格勒全部忍住了。

    现在提督主动邀约可不算破坏规矩,听到苏夏话的斯大林格勒几乎立刻站了起来,拿起餐盘立刻跑到苏夏的左边坐下,说道:“提督盛情邀请,斯大林格勒怎么也不能不给提督面子。”

    苏夏斜着眼睛看苏联,故意说:“苏联怎么看起来不太欢迎斯大林格勒的样子?”

    “没有啊。”苏联说,真的没有,她现在只是想要和提督一起喝酒而已。

    “真的吗?”苏夏怀疑地看向两个人,“我怎么感觉很难相信呢……”

    “不啊,我们关系真的很好,好姐妹。”斯大林格勒说,“经常一起喝酒的好姐妹。”只要能够一起喝酒就是好姐妹。

    “我看不像。”苏夏挥了挥手,“真的好姐妹的话干一杯。”

    苏夏随手从桌子上面拿了一杯酒,好像是生命之水的样子,桌子上面就有杯子不需要到别的地方拿,两个杯子全部满上,苏联面前推一个杯子斯大林格勒面前推一个杯子。

    “喝。”苏夏说,“干一杯我就相信你们。”

    有些人觉得酒是好东西,一杯酒一碟子花生米可以享受一个晚上。

    有些人觉得酒是坏东西,辣喉咙,光是闻闻酒味就扇鼻子了。

    毫无疑问有些人比起喜欢喝酒,更喜欢灌别人酒,更喜欢强迫别人,喜欢看别人受罪出丑,不管别人是否喜欢,口口声声不喝酒就是不给他面子。

    苏联是单纯地喜欢喝酒,就算没有任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