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六十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1/2)  镇守府求生指北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清醒过来的苏夏靠在床头,努力地回忆昨天晚上发生了事情。

    记忆中他为了应付醉酒的苏联、斯大林格勒、莫斯科等等人向留里克求救,然后留里克是沙俄,重点是诺夫哥罗德盛气凌人地出现口出不逊,沙俄和苏俄不可避免针锋相对起来,一个又一个问题实在让人烦心,于是自顾自满了两杯开始买醉。

    不知道那些酒到底多少度数,反正绝对不低吧,只是两杯酒下肚就感觉有些晕乎乎了。接着大家发现他一个人自顾自喝酒后顿时停止了争吵,留里克问他你怎么突然喝起来了,苏联十分兴奋地帮她倒酒,斯大林格勒吆喝跑得最快的塔什干赶紧拿回去再拿点酒来。

    不等塔什干拿酒来,他陪着大家只是又喝了几杯……苏联好像给他倒了一杯生命之水,莫斯科又给他倒了什么酒不知道,没有白酒啤酒也凑合,那个时候舌头有些大了,感觉有些醉趴在餐桌上面休息,后面不记得了。

    苏夏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低头一看,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他的身上没有穿衣服,然后裤子也不见了,再看看旁边,苏联没有形象睡在他的左手边,脑袋歪着,双手紧紧抱着枕头,斯大林格勒睡在他的右手边轻轻地揽着莫斯科……塔什干什么问题,还有白色短发的少女你是谁?

    苏夏盯着那个白发少女,少女穿着睡裙趴在床上睡觉只露出半张脸,看了好久反应过来。

    基辅,48型驱逐舰一号舰。

    历史上的48型驱逐舰原本计划建造十三艘,最后只有三艘确定开工建造,又因为各种原因整个建造项目被迫停止。直至二战结束,该型舰船也没有一艘船成功建造完成。完工接近一半的基辅于黑海沉没,作为靶船被一枚反舰导弹击中,并在三分钟之后沉没。

    游戏里面的基辅强度不高,但是立绘十分可爱,还拥有许多换装,那就够了。

    苏夏想不通基辅怎么也出现在这里,他记得基辅昨天晚上没有陪他们喝酒。大人喝酒,萝莉让开嘛。

    女人可以被捡尸,但是男人不能被捡尸,原因喝醉的男人什么也做不到。还可以意乱情迷的男人绝对没有醉,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即便如此,想想那一帮子苏系一个比一个豪迈大胆根本不像女孩子,苏夏不敢想昨天晚上大家趁机对他做了什么事情。

    苏夏东张西望,他发现他在一个超豪华的房间里面,装修是典型的斯拉夫风格。他们睡的那一张床放在房间靠墙的正中间,那是一张四柱大床,不然也没有办法睡那么多人。所以说谁的房间啊,沙俄的房间很有可能,不符合红色苏俄同志,实在太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来自大海的祝福的关系,以前被陆奥灌醉也是一样,第二天醒过来完全没有什么醉意,苏夏眯着眼睛看着从厚厚的窗帘缝隙照进房间的光线,想要拿手机看看时间,只见床头桌距离好远,也没有手机。

    苏夏小心翼翼从床上站起来,小心绕开大家爬下床赤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面,从梳妆台上面找到自己的衣服裤子床上,手机不在衣服、裤子口袋里面,手机是在高大的书架前面的书桌上面找到的。

    苏夏点亮手机屏幕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七点钟,随后打开聊天软件,估计是大家听说他被苏系带走了,一个发来问候。再看看群,翻翻历史记录,不得不说家伙真的有些八卦,议论他在苏系可能的遭遇一直到凌晨三点多钟不睡。

    稍微看了看群,没有什么拥有信息后,苏夏收起了手机在房间里面走了走看了看,拨开厚厚的窗帘往外面看,外面的天空已经完全亮了,从这里可以看到海边堤坝,清晨安静的大海和一片蔚蓝的天空。

    苏夏看了看风景,打算出门看看,突然发现基辅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坐在床上看着他,她穿在身上的睡裙耷拉着露出少女圆润光洁的肩膀。

    苏夏朝着基辅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他不希望吵醒苏联等等人。

    基辅显然还有些迷糊,足足呆了好久点了点头,又坐了好久慢慢爬下床,这个时候稍微清醒些了,看着穿着整齐的苏夏,小声说道:“提督要走了吗?”

    苏夏回答:“准备出去散散步。”

    不管醉酒也好,他算是好好休息了一天,现在精神百倍。

    “我也想去。”基辅扯了扯苏夏的裤子。

    “那就一起去。”苏夏挥了挥手,小毛妹没什么可怕的。

    基辅找到拖鞋,接着跑到苏夏的身边拉起他的手,仰着头看着他说道:“提督我们走吧。”

    “你不需要换换衣服吗?”苏夏问,想了想帮基辅把睡裙拉了拉。

    “回去换。”基辅说,“我的衣服在我的房间里面。”

    苏夏想了想点点头,大概可以想象那么一个故事——基辅本来待在她的房间里面,换好睡裙准备睡觉了,不然也没有睡裙可以换,反正他们现在所在这个房间肯定不是她的,听说她的出现兴冲冲凑热闹。

    离开房间,穿过走廊拐一个弯就到了基辅的房间。

    推门而入,苏夏肆无忌惮打量着基辅的房间,看看放在角落的足球,挂在墙壁上面的球衣,看得出来少女相当喜欢足球。看看她挂在墙壁上面的中国结,他想起少女游戏中有一套名字叫做恭贺新禧的换装,少女是中华文化的爱好者。

    苏夏看了看后就准备离开了,留出房间给基辅换衣服,这时发现基辅站在床边一口气拖下睡裙露出少女光洁的完美娇躯,接着趴在床上面找衣服。

    只是看了一眼,苏夏立刻扭开头,说道:“基辅你干什么呢。”

    “换衣服啊。”基辅回答,没有丝毫意识自己刚刚的行为不妥。

    “等我出去以后再换啊。”苏夏无奈说。

    “为什么要等提督出去以后再换。”基辅问。

    人有时力穷,苏夏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